-

蘇塵的麵前,出現了一條蜿蜒小路,白玉石階直通傳承神殿。

這條蜿蜒小路,宛如一條蟄伏在星空之下的古老神龍,散發著淡淡的混沌光,神秘而不凡。

蘇塵的眸子之中精芒璀璨,邁步踏上了白玉石階。

轟!

當他踏上白玉石階之後,頓時感覺到了一股神秘的威壓,猶如九天之上的瀑布,直接轟在了他的身上。

哪怕是蘇塵早有防備,都是感覺到了腳下一沉。

昂!

一道古老而蒼茫的龍吟聲響起,眼前的虛空變幻,混沌光升騰,隱約之間,一條億萬裡長的太古祖龍浮現了出來。

那雙金色的眸子,冇有絲毫的情緒波動,就像是璀璨奪目的太陽,盯住了蘇塵。

這一刻的蘇塵,感覺到自身渺小猶如螻蟻一般,尤其是被祖龍的眸子注視,蘇塵整個人都彷彿凝固了一般。

“這就是太古祖龍的威壓嗎?果真可怕!”

蘇塵心中震顫,眸子之中滿是無比凝重的神色。

他周身混沌光瀰漫,體內的道之力升騰,元神都綻放出熾烈奪目的光芒,體內的血脈像是徹底的沸騰了一般。

蘇塵直接運轉九龍戰天訣,身後彷彿有九條神龍浮現出來,同樣是發出了不屈的龍吟之聲。

頂著那種無比恐怖的威壓,蘇塵一步步,艱難的朝著傳承神殿走去。

轟隆隆!

太古祖龍的虛影,浮現在九天之上,猶如大日,照耀諸天。

恐怖的威壓,比天威還要恐怖,不斷的朝著蘇塵鎮壓下來,猶如實質化一般,洶湧澎湃。

不過,蘇塵的腳步無比的堅實。

他的肉身強悍無比,混沌光瀰漫,肉身被他催動到了極致,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萬法不侵的神秘氣息。

嗡!

蘇塵的心中,浮現出了那驚天一劍的無上劍意,他的身上散發著無比淩厲的鋒芒,就像是一柄貫穿天地的無上神劍,破開了重重威壓,朝著山巔之上走去。

“太古祖龍的威壓雖強,但是對我來說,還不夠!”

蘇塵的眸子之中有著一絲鋒芒之色。

太古祖龍的威壓,確實無比恐怖。

蘇塵毫不懷疑,如此恐怖的壓迫感,哪怕是敖烈老祖,恐怕也很難輕鬆的承受下來。

但是,對於蘇塵來說,卻不算什麼。

混沌體,萬法不侵,完美無缺,單論肉身而論,蘇塵如今的肉身之力,恐怕比起太古神魔,都遜色不了多少。

他的元神不朽而神秘,尤其是融合了九大本源之後,如今已經踏上了一條不同的路,大道真我之路。

再加上他所修煉的混沌天帝經和混沌神魔經,讓他輕而易舉的就破開了重重威壓,猶如踏浪而行,不斷的朝著傳承神殿而去。

轟!

於此同時,蘇塵運轉混沌天帝經和混沌神魔經的時候,這顆祖龍頭顱都在劇烈的震顫,似乎是產生了某種共鳴。

山巔之上的傳承神殿,綻放出耀眼奪目的光輝,猶如太陽一般絢爛奪目,而且自有一種大道真意瀰漫,宏大而不朽。

就這樣,蘇塵擋住了太古祖龍的威壓,來到了祖龍頭顱之巔,那座傳承神殿之前。

而傳承神殿所散發出來的氣息,讓蘇塵都是不由得心中一動。

“這……莫非是混沌祖龍經的氣息嗎?”

蘇塵心中震動。

他隱約感覺到,這顆祖龍頭顱都彷彿復甦了,傳承神殿綻放出耀眼奪目的光芒,上方雲海洶湧,混沌光升騰,那尊不朽的太古祖龍虛影,變得越來越凝實。

並且,和蘇塵的身上產生了一種奇異的共鳴,讓蘇塵感覺到了一種同宗同源的感覺。

蘇塵幾乎瞬間就確定了,那就是混沌祖龍經的氣息!

“看來,混沌祖龍經,就在這座傳承神殿之中!”

蘇塵心中震動,眸子之中光芒璀璨,充滿了期待之色。

他來到了傳承神殿之前。

傳承神殿通體神輝璀璨,散發著一種不朽而強大的氣韻,兩扇古老的大門緊閉,但從其中卻有奇異的光芒噴薄而出。

蘇塵的雙手緊貼傳承神殿之上,然後爆發出無匹的神力,直接將傳承神殿的大門緩緩推開了。

一股宏大的氣息噴薄而來,猶如洪流一般,讓蘇塵渾身都在微微震顫,像是一種洗禮,沖刷著蘇塵的全身,讓他的肉身,彷彿生長出了金色的鱗片,龍威變得越來越純粹。

蘇塵緩緩走進了傳承神殿之中。

而眼前的景象,讓蘇塵都是不由得渾身震動,眸子之中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神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