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擎天最後抱了楚臨一下,隨後便將他交給了葉語嫣。

“語嫣,接下來,無論發生什麼,你都一定要活著帶著小臨離開。”

“這孩子,以後將是我們炎夏武道,最後的希望!”

臨行之前,葉擎天神情嚴肅,將楚臨托付給了葉語嫣庇護。

葉語嫣淚如雨下。

從小到大,戰神一直都是她們這些炎夏武者們的信仰與倚靠。

而現在,聽到葉擎天這近乎托孤一般的話語,葉語嫣頓時泣不成聲。

她知道,今日之後,炎夏民族最後的脊梁,也將徹底傾倒。

從今以後的炎夏,將再無人庇護。

雖然,她也很想跟葉擎天一道衝出去,跟這些同胞武者並肩作戰。

就像金寶銀寶他們所言,她願與炎夏同胞們,黃泉共赴。

可是,她知道,她不能!

她還要保護楚臨,她還要保護她葉凡表哥的兒子。

就像戰神所言,這個孩子,將是炎夏武道,最後的火苗!

“語嫣,不要哭。”

“冇什麼好哭泣的。”

“我炎夏武道,綿延上下五千年。”

“期間經曆不知道多少狂風暴雨。”

“可是,這些風雨,能夠掀翻小池塘,卻掀翻不了大海。”

“我炎夏武道,便是大海。”

“就算葉凡戰死,唐浩戰死,甚至我葉擎天今日也死在這裡,那也冇有什麼好絕望的。”

“我相信,這隻是我炎夏武道一時的低穀。”

“待十年,二十年,等小臨他們長大成人。”

“我炎夏武道,將再度綻放無儘光彩,傲立於世界武道之巔!“

葉擎天的這些話,仿若炎夏武道最昏暗的時刻亮起的一道光。

在場所有人聞言,儘皆為之一振。

“說得對!”

“我炎夏的武者,是殺不絕的!”

“一個武神殿倒下了,日後,將有千千萬萬的武神殿橫亙神州!”

雲頂山內,無數人用力的喊著。

隨後,剩下的這些武者,便在葉擎天的帶領下,殺向了外麵的楚門強者。

“哎...”

“這群傻子。”

“你們怎麼可能會擋的住楚門的強者?”

“自尋死路罷了。”

看著葉擎天他們衝出雲頂山,黃牛卻是歎了口氣,隨後揹著行囊,便準備趁亂開溜了。

黃牛可不和那些人類一樣犯傻。

且不說楚門有神境強者,單單那頭六翼雙瞳的怪獸,就不是一般牛都對付的。

不溜,等著被拍死嗎?

雲頂山外,大量的楚門的強者,仿若潮水一般,洶湧而入。

很快,這些人便與雲頂山上留守的武者打成一片。

“都給我睜大眼睛看好了,一個人都不準放過。”

“凡是楚門山上活著的,一律格殺勿論。”

大戰爆發的時候,楚齊天和楚淵兩人卻是穩坐釣魚台,站在遠處,冷冷的看著。

看著葉凡的親人絕望的哭喊,看江東的餘孽血流成河。

不過,很快,楚齊天便看到,腳下那混亂的場麵之中,有一個孩童,在數人的庇護之下,趁亂朝楚門山下突圍。

這股小隊突圍的速度極快,竟然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,就殺出一條血路來,眼看著這行人就要逃出楚門的包圍。

站在高處的楚天齊,卻是搖頭一笑。

隨後一掌,便對著那股小隊猛然砸下!

先前日國一戰,楚齊天雖然被葉凡打成重傷。

但這幾日的修養,在加上楚淵的療傷,楚齊天的實力已經恢複了七七八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