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段時間,唐子維一直在糾結掙紮著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他想跟唐肆說事情的真相,奈何趙無豔屢次以死相逼。

唐子維深愛著趙無豔,但又覺得愧對唐肆,可趙無豔說,隻要年後她能跟唐肆順利結婚,便會尋個機會流了孩子。

麵對她的不擇手段,唐子維百般無奈,卻又無可奈何。

眼看著事態發展不受控製,唐子維終於忍不住,便鼓足勇氣站了起來,揭露了真相。

一言驚四座。

眾人皆麵露震驚之色,目光不可思議的看向唐子維,又看了看趙無豔,最後紛紛看向唐肆。

掙紮著的趙無豔下意識的看向唐肆,卻隻見他緊緊地攥住經書,骨節處隱隱泛白,在寂靜無聲的廟堂內,甚至能聽見他骨節哢嚓哢嚓作響的聲音。

趙無豔心臟砰砰直跳,緊張的連呼吸都輕緩了幾分。

淚,自眼眶溢位。

她紅著眼眶看向唐子維,“你真的想讓我死嗎?”

那態度,好似在說:如果這次我真的死了,一定是被你逼死的。

“你想死,我陪你。”

道出真相,唐子維反倒變得坦然輕鬆。

一邊是親弟弟,一邊是心頭摯愛。

因為趙無豔,他傷害了唐肆,這筆賬他本就該償還的。

“你……”趙無豔啞口無言,怔楞的看著唐子維,頹廢的跌坐在地上。

一時間,就連她哥哥霍蕭華都無話可說。

錯,在她。

霍蕭華身為哥哥,甚至都覺得顏麵無光。

盤膝而坐的唐肆終於不再淡定,他緩緩起身走了過去,陰鷙的目光看著跌坐在地上的趙無豔,握著經書的手止不住的顫抖著。

“唐肆,你想乾什麼?”

霍蕭華見狀不對,當即想上前阻止,卻被擎默寒一把攔住。

唐子維嘴巴微張,想要出口阻攔,可轉念一想,他似乎真的冇有任何資格,便轉身,背對著臉色蒼白的趙無豔,無視了她眼神傳遞來的‘求助訊息’。

“四餅,嗚嗚……四餅,對不起,我不是有意想……啊!”

趙無豔蒼白無力的道歉,奈何話說到一半,唐肆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她的臉上。

那一巴掌,蓄足了力道,直接將趙無豔扇倒在地,她腦袋砰地一聲磕在地板上,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脹發紅。

“唐肆,你特麼再動我妹試試!”霍蕭華憤怒無比,猶如一隻關在籠子裡的猛獸,歇斯底裡的咆哮著,掙紮著,奈何被擎默寒和陸言銘掣肘著,一切都隻是徒勞。

“四餅,對不起……”

趙無豔戰戰兢兢,嚇得三魂丟了七魄似的,身子抖若篩糠。

不對女人動手,是唐肆做人的底線。

可趙無豔卻屢次觸碰到他的底線。

“時然離開瀾城,跟你有冇有關係?”唐肆強忍著憤怒,咬牙切齒的質問著。

此時的他,身著僧袍,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趙無豔,卻渾身戾氣,宛如地獄羅刹,帶著一身的煞氣,似要屠戮萬物。

趙無豔從來冇見過這般憤怒的他,心驚膽寒的她腦子一片空白,不受控製的點頭,“是……是,是我……”

驀然,她短路的腦子又恢複了正常,當即搖頭如撥浪鼓,“不是,不是,跟我沒關係,真的沒關係。嗚嗚……我……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