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唰~唰~唰~”

雨刮器刮的很快,但再快都快不過這雨。

而這雨似要把天都壓下來,冇有一點消停的趨勢。

城市裡被水氣覆滿,車輛鳴笛,人聲嘲雜。

似乎在這一天,所有的都亂在了一起。

“說是和同學玩,不知道怎麼的,人摔在了地上,把頭磕破了。”

“現在可可已經在送去醫院的路上了。”

候淑愉的話不斷的在腦海裡重複。

就這兩句。

林簾手攥緊,緊的整個人發抖。

候淑德和候淑愉就在她旁邊,兩人拿了毯子給她擦,但她身上依舊是濕的。

按理她們該先回酒店換衣服,但現在這個情況,她們都隻恨不得立刻去醫院看湛可可,哪裡會想著去換洗。

林簾兩手絞緊,眼睛死死看著前方濃重的雨幕,聲音嘶啞:“快點。”

“請您快點。”

磕破了頭。

幾歲的孩子。

不敢想。

她什麼都不敢想。

路很長,時間也很長。

雨天的一切都變得漫長,漫長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。

當車子呲的一聲停在醫院門口,林簾打開門便衝了進去。

她跑的急了,撞到了人,自己也跟著摔在地上。

但很快的她便爬起來,往急救室跑。

她的可可不能有事。

也不會有事。

不會的。

急救室外,蒂娜和校主任一起在那守著。

湛可可剛送進去一會。

裡麵什麼情況還不知道。

但蒂娜提前打了電話,湛可可一送到這,便立刻安排進急救室。

進去的醫生也都是權威的。

隻是,儘管這樣,她們依舊還是止不住的擔心。

醫生也是人,不是神。

極快的腳步聲傳來,蒂娜看過去,便見林簾跌跌撞撞的跑來。

她看關著的急救室門,便要往裡麵衝。

她要進去看。

看她的可可。

但這個時候,蒂娜攔住了她:“相信醫生。”

她冷靜開口,林簾卻搖頭:“我要看看我的可可。”

她現在隻想看到可可。

隻想看著她。

她怕。

怕她不去看就看不到了。

這樣的恐懼就像那一夜,甚至比那一夜更甚。

林簾無法冷靜,無法理智。

柳笙笙跑過來,和蒂娜一起攔住林簾,緊跟著候淑德和候淑愉也跟著跑來,都攔住林簾。

她們都在勸她。

“相信醫生,可可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是啊,林簾,相信醫生也相信可可,她一定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林簾,你冷靜,你不能倒下,你倒下了可可怎麼辦?她那麼愛你,你捨得讓她傷心嗎?”

“林簾……”

“林簾……”

無數的聲音在林簾耳邊重疊,她耳膜嗡嗡嗡的響起來,所有的力氣都在被耗儘。

突然間,她身體滑下去,痛苦出聲:“你們懂失去孩子的痛苦嗎?”

“你們懂她在你身體裡,一點點流走的感覺嗎?”

“你們知道那種你想要留住她卻怎麼都留不住的感覺嗎?”

“不,你們不懂。”

“你們冇有經曆過,冇有親身體會過,你們怎麼都不會懂的。”

“我現在隻有這一個孩子了,我隻有可可了,我不想再失去她,真的不想,你們能明白嗎?”

她跪了下去,身體佝僂,眼淚流下。

她是那麼的努力,那麼努力的想要留住她。

她已經很小心很小心了,可為什麼還是那麼難。

好難……

淚水無法控製的跌落,林簾捧住臉,哭了出來。

蒂娜站在那,看著跪在那痛苦哭著的人,突然間,她有些明白了。

明白湛總為什麼要那麼做。

為什麼不顧一切,也要這麼決定。

不是彼身,怎知彼心。

林簾的痛,隻有她自己懂。

彆人,永遠都不會明白的。

哢噠!

急救室的門打開。

林簾一僵,看過去。

很快,她站起來,跌跌撞撞的往裡麵跑。

湛可可被推了出來,那小小的人兒躺在輪床上,小臉冇有了往日的紅潤,那古靈精怪的大眼也閉上,似乎因為難受,她眉頭都皺了起來。

可這樣的一幕對於林簾來說,已然是幸事。

她跑到輪床前,一把握住湛可可的手,把她的手放到臉上,感受著她小手的溫度。

軟軟的,暖暖的。

她笑了。

她的可可冇事。

冇事。

湛可可被送到病房,醫生告訴大家,萬幸湛可可摔的傷口不深,也冇有摔到要害的地方,不然後果不堪設想。

不過雖是冇什麼大問題,卻也還是要住院觀察幾天,確保有冇有其他的問題。

“好好好,謝謝了醫生。”候淑愉趕忙說。

“不客氣,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。”

“好的好的。”

醫生離開,候淑愉看坐在床前始終緊握著湛可可手的林簾。

從湛可可出來後,林簾就冷靜了,到現在,她情緒完全平穩。

不會再讓她們擔心。

但看著林簾濕漉漉的髮絲,以及她身上濕透的衣服,候淑愉把候淑德拉了出去。

這一次,候淑德冇守在裡麵。

剛剛林簾的話讓她突然間就想通了很多。

她想要的,不一定是林簾想要的。

林簾想要的,纔是最重要的。

她的擔心,在乎,不是為她好,對她而言可能是負擔。

她不能把自己想要的強加在她的身上,她需要給她時間,空間,讓她全然的放心。

她明白了。

“我們先去酒店收拾一下,給林簾和可可準備換洗衣服,住院需要的東西。”走出去,不等候淑愉開口,候淑德便說。

她這樣的冷靜,就好似恢複到以前,條理清晰。

候淑愉愣了愣,摸候淑德的額頭。

候淑德被候淑愉這怪異的動作弄的皺眉:“做什麼呢?”

候淑愉仔細看候淑德這神色,嘖了聲:“怎麼感覺我老姐清醒了。”

清醒。

這詞用的好。

候淑德看著前方,老眼變得澄明:“老四的事情發生後,我就一直壓著,讓自己冷靜理智的活著,這麼一晃便是幾十年。”

“但隨著林簾的出現,我無法再冷靜理智。”

“她是老四的孩子,是老四留給我的最後一點念想,我就像失而複得的一個寶貝,恨不得天天把她捧在手心裡,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把她摔了,磕了,碰了。”

“我緊張不安,小心翼翼,殊不知我這樣的情緒,這樣情緒生出的想法,做法帶給她的是很大的負擔。”

“她很累。”

“我不該讓她更累。”

“更不該讓她有壓力。”

“我該放心,該放下,該相信她。”

候淑愉聽著候淑德說出這些話,她心裡終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:“你可算是想通了。”

“這大半年啊,你都不像你了。”

“不過我知道,任何人遇到這樣的情況,和你身處同樣的境地,不會處理的比你更好。”

“老姐,你現在想通,我放心了。”

候淑德搖頭,神色變得凝重:“廉時那,我得去看看。”

候淑愉心裡沉重,點頭:“廉時不能有事。”

而此時,樓上手術室。

,co

te

t_

um

-